网站首页 社会 微博 视频 风水 生活 娱乐 外汇 中医 众测 问法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中医 > 内容

媒体怼“台独”砸大陆综艺:有本事让年轻人别看

江盘泾边网 - 来源: 互联网  2019-08-01 14:40:24

台湾曾经创造出许多脍炙人口的电视节目,早年通过网络传送到大陆、香港,甚至全球华人,令台湾成为华人世界的“综艺王国”。但近年来台湾综艺节目陷入低潮,大陆综艺节目不断“登岛”,引发台湾年轻一代热捧。台湾《旺报》24日报道称,作为台北与上海“双城论坛”的文化交流品牌,大陆当红的音乐真人秀《中国新歌声》(原《中国好声音》),2015年及2016年走遍台湾的多所大学、中学和小区,获得台湾民众及年轻学子热烈追捧,也让大陆民众通过活动直播及媒体报道,感受台湾民众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喜爱。今年活动举办前,台湾的大学生纷纷在脸书上转发消息,直呼“好想去!”

大陆选秀节目《中国新歌声》日前在台大举办的音乐节活动,遭到一些台大学生和“台独”分子的闹场。但与“独派”的“仇中”情绪相比,岛内民众对大陆热门综艺节目的热衷和支持更为明显。很多台湾年轻人都是通过网络第一时间收看大陆电视节目,有岛内网友称,两岸综艺节目两相对比,高下立判,台湾节目“溃败到完全没面子”。

2013年,台湾当局宣布开放大陆综艺节目赴台后,大陆综艺节目就以旋风之势迅速在岛内形成气候。当年,台湾中天电视台购买播出《中国好声音》,首播以0.88的好成绩打败同时段的《康熙来了》(0.77),收视排在第一位。随后,八大电视台、TVBS-G台也相继播出大陆综艺节目,《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等都有着不错的收视率。特别是选秀节目《我是歌手》总决赛更是席卷台湾。报道称,《我是歌手》第一季总决赛那天,台湾东森电视台于当晚7时发出公告,告知观众该台晚间10时的节目《关键时刻》将停播,原因是对《我是歌手》进行全程直播,有数据表明,当晚东森电视台赢得了2.15%的高收视率——平均每分钟有48万名观众收看,比平时增长了近220%。还有台湾媒体报道称,随着《爸爸去哪儿》亲子节目在台热播,亲子教育议题备受关注,节目中的明星亲子档互动,让许多父母重新检视自己的育儿方法,是现在难得兼具娱乐及教育意义的好节目。

即便翻新过后,跟新车无异,但要想给一辆进口车上牌,关单、发票、商检单等手续缺一不可。而这批受损车辆,都不具备原始发票。

“搜索目标”“建立攻击航线”……方舱中,口令声此起彼落。屏幕上,数字闪烁,无人机不断调整飞行姿态;侦察设备传回远方“战场”画面,攻击目标清晰可见。陆冬辉和吕军明密切配合,连发4枚导弹,发发命中,“杀敌千里之外”。

根据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的部署,中央第十巡视组向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机集团)反馈巡视情况。2015年6月16日上午,中央第十巡视组组长胡新元,副组长刘金平、王家伟向国机集团党委副书记、董事长任洪斌和党委书记、副董事长石柯传达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巡视工作的重要讲话精神,并反馈了巡视情况;下午,胡新元代表巡视组向国机集团领导班子作反馈,任洪斌主持会议,石柯作表态讲话。

早在台湾放开大陆综艺节目“登台”前,2009年,有媒体披露,岛内电视台为了节省成本,大兴“山寨”之风,对大陆综艺节目全盘照搬,如2008年8月“中视”推出的《舞林大道》被发现模仿上海东方卫视的《舞林大赛》,在岛内很红的《超级星光大道》实际上是大陆《超级女声》的翻版,2009年推出的“挑战101”也被爆是模仿湖南卫视的节目。此外,诸如台视的《百万大歌星》源于浙江卫视一档记歌词的节目等等,在岛内也早已不是什么新闻。

新华社西安2月17日电(记者姜辰蓉)《西安碑林史》近期重新修订出版。新修订版不仅补充了新的资料,还增加了大量插图,使读者有更直观更感性的认识。

针对金融类、售房租房、医疗机构、保健食品生产经营、人力资源服务、旅游等行业的电话营销,《方案》要求严格查处商家违规滥发商业类电子信息的行为,严禁在用户明确表示拒绝后仍向其拨打营销电话,对违法违规企业和从业人员依法采取监管措施或予以行政处罚,从源头上杜绝营销电话扰民。

在大陆综艺节目火遍两岸的同时,曾经号称“领先大陆20年”的台湾综艺却步步衰退。2016年,大陆综艺节目井喷,出现至少400档综艺节目,而台湾却是另外一番景象,陆续停播了《康熙来了》《大学生了没》等几大超十年的老牌节目,整体综艺状况一片萧条,哀鸿遍野。2015年,台湾《中国时报》曾在报道中直截了当地做了一个对比,制作《我是歌手》的湖南卫视2013年盈利63.5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台湾所有电视台一年收入的总和。收益丰厚,自然舍得制作投入。与大陆强大的资源配置相反,台湾综艺人仿佛回到作坊式制作模式,每集几万元的制作费用,最贵的《康熙来了》单集制作费也只有10万元人民币,而大陆综艺节目制作费平均在150万元人民币,让台湾综艺宛若“万劫不复”。

每年国考报名,国考最热职位都备受舆论关注,从数据来看,近年来,国考最热岗位的竞争已经整体下降。

“中时电子报”报道称,2017年爱奇艺豪掷2亿元人民币打造的《中国有嘻哈》,目前为止已累计16.2亿次的播放量,连续17天高居微博网络综艺节目排行冠军。节目中一句“你有freestyle吗”,更成为时下两岸年轻人最夯的用语;连嘉义县长张花冠为营销梅山太平云梯拍摄的影片中,也跟风用了“freestyle”的嘻哈梗。而台湾艺人“西进”大陆投身综艺节目,也提升了大陆综艺节目在台湾的热度。2015年,由于有台湾歌手黄丽玲的参与,湖南卫视开播的《我是歌手3》在台湾的报纸、电视台和网络上引发不小关注,就连制播这一节目的大陆影音网站“芒果TV”也成为台湾App下载排行榜的冠军。很多台湾观众尤其是年轻人,通过这一渠道同步观看了《我是歌手》的最新进展。

格鲁吉亚这一通用名称源于俄语。1936年,格鲁吉亚加入苏联之后,实行双语制(格鲁吉亚语和俄语)教育,因而在对外交往中使用格鲁吉亚的俄语称呼。波罗申科建议将“格鲁吉亚”更名为“萨卡特维罗(Sakartvelo)”,后者是格鲁吉亚的本土化格语称呼。

2014年6月,全球著名的市场调研公司尼尔森曾发布调查显示,2013年9月至2014年4月,以歌唱比赛为首的大陆综艺节目,在台播出共计1208小时,高达近七成台湾民众看过,为播出频道带来较高收视。台湾《工商时报》日前报道称,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网综节目制播数量达264个,大陆制播95个,高居全球第一。2017年大陆网综更是百花齐放,包括今年夏天最火的《中国有嘻哈》《中国新歌声》《极速前进》等都是岛内讨论声量相当高的节目。据介绍,来台的大陆综艺节目以竞赛综艺为主,占播出量的86%,其中绝大多数为歌唱比赛类,其次是信息综艺节目。在竞赛综艺类中,参赛选手或决定选手去留的评审均可见台湾知名歌手或制作人,也加深台湾观众对该类节目的关联性,拉抬收视。

时至今日,“官油子”并未绝迹。尤其值得警惕的是,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往往是“官油子”的温床。高高在上、不知下情,走马观花、不察实情,以会议传达会议、以文件传达文件,上面一天到晚要表、下面一天到晚填表,在这样的氛围中,必然滋生弄虚作假、欺上瞒下、夸夸其谈、虚与应付的不良风气,助长“官油子”习气,导致“官油子”滋长。

台湾今日新闻网报道称,大陆综艺节目制作费越砸越多,总成本是台湾的十几倍,导致台湾电视台干脆直接向大陆购买节目版权,“反而省时省力还更能赚钱”。如今岛内年轻人只在网络中观看节目或影视剧,家中电视几乎不打开,而台湾综艺节目仍以传统电视台作为载体,自然无法与大陆综艺节目大行其道的网络平台对抗。

南京江宁两个女童饿死家中;贵州毕节四兄妹自杀……这些悲剧的发生,令人在痛心之余不禁反思,可以为困境中的孩子做些什么?那些处于困境中的孩子可以去哪儿?昨天,现代快报记者从南京市民政局了解到,南京近日出台困境未成年人寄养家庭评估标准。鼓楼区在南京全市第一个探索家庭寄养这种新型的养育方式,并且面向全区公开征集寄养家庭。据悉,自去年10月民政部出台《家庭寄养管理办法》后,南京在江苏率先制定困境未成年人寄养家庭评估标准。

大陆网络综艺节目中,由台湾艺人蔡康永担任主持的脱口秀节目《奇葩说》也在岛内引起广大关注。有岛内媒体曾报道称,最早像江吉雄这样的制片人,后来是欧弟、蔡康永这样的主持人,然后是小甜甜、寇乃馨、瑶瑶这样的综艺明星,逐渐进入到大陆综艺界,很大程度上成为大陆综艺节目发展壮大并“反哺”岛内社会的重要因素。而越来越多的台湾普通人参与到大陆综艺节目,也成为岛内民众追捧的“另类原因”。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开播至今,有越来越多的台湾嘉宾参与。有人曾统计过,《非诚勿扰》上男嘉宾牵手成功率最高的地区排行榜,台湾位居榜首。台湾《联合报》报道称,《非诚勿扰》火到,每回节目播完的隔天,很多白领族都在办公室“回放”一遍男女主人公的惊人语录。

三九养生堂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