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晓鹏委员的金融“服务员”心愿 正在“云”上实现……

     时间:[ 2019-11-28 15:54:09 ]   浏览:[ 3225 ]次

我出生于1959年,比新中国小10岁。在过去的40年里,我一直与银行打交道,从银行最基本的职位开始,伴随着新中国的金融业,见证着它的成长,知道它的改革潜力。

△李肖鹏,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光大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作为一个服务业,金融业应该利用专业服务成为普通人的金融“服务员”。不管柜台有多高或多低,都不能阻挡为顾客服务的真实感受。

来到光大之前,我总觉得光大很神秘——她不仅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产物,而且与CPPCC有着无数的联系。1983年,在当时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王光英的建议下,国务院决定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打开另一扇窗口。光大银行应运而生。当我成为CPPCC国家委员会的一员并去光大银行工作时,我发现我们的办公楼和CPPCC国家委员会的礼堂只隔着一条路。这种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看到的历史重要性也让我们感到压力——这是我们有责任以自己的能力应对时代的需要。

在光大集团工作的第一天,我作为一名普通党员参加党支部的组织和生活会议,学到了一件事:光大集团有一群坚持不懈的人在做着坚持不懈的事情。坚持不懈的人是光大云支付平台的员工。坚持不懈的是从事在线便捷支付业务。这项业务费用昂贵,见效缓慢,短期内无法为集团带来利润。因此,即使团队或银行中的大多数同事无法理解他们,他们也无法理解为什么这项工作能够在许多领导人的“指挥棒”传承中继续下去。

对于这群人,我可以理解,我完全同意并支持他们所做的一切。

现在谈到金融,许多人会谈论普惠公司。事实上,30至40年前,中国银行业在服务能力和服务态度上存在差距。当时,银行的柜台非常高,业务非常单一。除了出售国库券,银行出纳员最忙的时候可能是工厂和企业支付工资的日子。他们需要帮助老百姓存钱,同时给需要贷款的企业贷款。后来,随着改革开放步伐的加快,人们对金融服务的需求也多样化了,从最初的外汇存贷款,到后来的外汇兑换,再到后来的金融支付,尤其是支付业务。过去,当支付水电费的时候,银行经常在大厅里排队。那时,我想,我们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这样我们的银行才能更好地做支付服务,而长队将会消失。

但是这有多容易呢?中国人口约14亿,家庭约4亿,注册企业约4000万。今天不同于过去,每个人的支付范围都无限期延长。如果所有的费用都支付给银行,我想每个窗口外面都会有一个“长队”。但是,如果线下支付网络逐渐向线下转移,工作量将会很大,但这对银行作为金融“服务员”来说具有特殊的意义。

在内蒙古自治区,从蒙古的东到西,直线距离为2400公里。许多长途司机都记录了非法驾驶。找到一个流量违规处理网络需要很长时间。有一次,我们的员工去自治区的一个交通违章处理组织做生意,并动员他们上网。这时,一名刚刚受到车主批评的工作人员走过来,向他们的领导建议,这种服务必须放在互联网上,否则在他们的营业厅,他们会遇到车主,因为他没有每天排队付账而心烦意乱。

这只是一个网上支付的例子。有许多支付业务实际上可以转移到网上。当然,你会说,你可以在网上看到和触摸它。谁能评估金融“服务员”的表现?我认为它的评价标准之一是人们生活的便利性。

专注于支付服务本身是一项艰难的工作。在许多银行或金融集团中,支付服务是许多金融服务中最不引人注目的。如果我们想把它作为“主菜”,就必须忍受蜀道的艰辛。为了将零散的支付项目集中到总行,需要克服一系列业务和技术困难,如从省级延伸到市、县、乡、不同地区、不同项目、不同交易时间、不同系统架构、不同数据标准等。这需要我们的员工一个接一个地改革和联系。这已经十年了。幸运的是,所有的路都没有白费,所有的努力都是有价值的。迄今为止,光大云支付服务已经进入快速发展的快车道,拥有2.8亿年支付用户和近6600个便捷支付项目,覆盖了水、电、气等绝大多数公共便捷支付服务。

可以预见,未来金融与尖端技术的深度融合将是金融业高质量发展的强大推动力。然而,不管它是由科学技术引领的,还是我们第一次问自己,我们金融家必须始终把自己定义为“服务员”,为人民提供更好的生活。

本文来源于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网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pk10下注 河北11选5投注 陕西11选5 广东快乐十分



上一篇:精彩!太极好手泉城大比武
下一篇:美国五角大楼宣布将向海湾地区派遣增援部队

© Copyright 2018-2019 elmalajeno.com 齐老资讯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