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pt作弊|过去周立波叫鄢军某某 如今某某不再是鄢军 真替新的某某捏把汗

     时间:[ 2019-12-22 18:25:48 ]   浏览:[ 2203 ]次

龙8pt作弊|过去周立波叫鄢军某某 如今某某不再是鄢军 真替新的某某捏把汗

龙8pt作弊,这几天,百度陆续上线了唐爽受访的视频,一天一集,已播出了三集,不知道还有没有第四集第五集。百度的视频没配字幕,也没有文字稿,整理起来太费功夫,加上信息量实在有点大,需要时间去消化,这就是这两天萧陶没写文章的原因。

腾讯说这次采访是受周立波之邀,话里有话

昨天,周立波和胡洁接受了腾讯新闻“一线”的采访。“一线”跟去年7月两次采访周立波胡洁夫妇的“贵圈”同属腾讯。不能据此就说腾讯跟周立波的交情有多深,只能说腾讯的立场是始终如一的。

“一线”不仅发布了采访视频,还发了文字稿。这一点腾讯做得比百度好。对比之后,萧陶发现“一线”的视频与文字稿并不完全一致。视频里只有周立波,可文字稿里却出现了胡洁。视频里的内容远没文字稿里的多,但有些内容,视频里有,文字稿里却没有。比如,周立波以“某某”代称百度。过去周立波叫鄢军“某某”,如今“某某”不再是鄢军,而是百度。受访时,周立波说“我只要认为正确,问心无愧的事,我敢与全世界为敌”,萧陶真替百度捏把汗。

周立波受访视频截图一(萧陶合成)

再比如,周立波谈唐爽提出的管辖权争议,视频里有,文字稿里就没有。周立波说“长宁法院是唐爽来告我的,我应诉,他反而说我没有管辖权”。这里的“我”,明显是口误,应该是长宁法院。关于这件事,萧陶在以前的文章里详细说过,这里就不赘述了。

周立波受访视频截图二(萧陶合成)

说到这里,萧陶顺便说一句。早前长宁法院在上海高院官网上公布的开庭信息是6月18日只审理唐爽诉周立波一案,并没说还要审理周立波和胡洁起诉唐爽案,但周立波的律师屠磊却透露说,当天是“两案合并审理”。从当天开庭所持续的时间看,屠磊说的应该是实情。长宁法院为何只公告其中一个案子的开庭时间,萧陶判断合理的解释应该是并案审理是法官当庭做出的决定。

这两个案子的当事人并不完全相同

说回到周立波和胡洁接受“一线”的采访。周立波说“我是一个永远有负面新闻,但是永远没有负面事实的人”,“我比你们目之所及范围内伟大的人,伟大得多得多”。他这么说自然有他的理由,其中的第一句话也不是他第一次公开说。

不仅如此,周立波还自称自己是“上海的儿子”。不过,这位“上海的儿子”很快就又要去美国了。他说“差不多8月份女儿开学,我们一定要陪过去的”。对于重返舞台这件事,他的回答是“做节目并不是我现在的第一诉求”“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出来”,但“有朝一日周立波再出来,不仅是做海派清口,一定是世界格局的东西。”

周立波受访视频截图三(萧陶合成)

对于跟唐爽的官司,周立波表示“唐爽百分之一万是输的,0.01%赢的可能性都没有”。开庭的当天晚上,他在其粉丝群里说“波波一定胜利”“我现在的信心是百分之千”。仅仅隔了两天,周立波的信心指数就飙升了十倍。不仅胸有成竹,周立波还发誓说“如果周立波的官司会输,周立波永远退出江湖”。

“一线”为何要对“证据”二字打引号?

至于跟莫虎和鄢军的官司,周立波同样是信心满满。这里萧陶要解释一下。在这两起官司中周立波都是被告。莫虎只起诉了周立波一个人,但鄢军起诉了周立波和胡洁两个人。跟莫虎的官司,周立波于去年9月13日应诉;跟鄢军的官司,周立波和胡洁目前还在打管辖权争议。

在接受“一线”采访时,周立波说“至于莫虎,大家马上可以看到他的后果”,“我还要揪出鄢军,他是一条更大的鱼,唐爽只不过是他的马前卒”,“任何与周立波作对的,没有一个可能赢”。周立波的这番话很像去年“打虎论”的翻版。

萧陶记得在今年4月8日的微博长文里,周立波是这么说的:“我宁愿放过莫虎!我宁愿放过鄢军!我也绝不会放过你!”这个“你”指的就是唐爽。现在看来,周立波说放过莫虎和鄢军完全是在放烟幕弹。

“一线”文字稿里的图片

萧陶还注意到在接受“一线”采访时周立波说了这么一句话。他说:“与唐爽继续对骂下去已经失去意义。”这是不是意味着周立波要退出骂战?如果真是这样,萧陶觉得不管出于怎样的目的,他愿意这么做还是值得肯定的。萧陶一向反对双方在网上打口水仗,更反对污言秽语、人身攻击,只是不知道周立波是不是真想这么做?

(萧陶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盗用者必受追究!)



上一篇:证监会阎庆民:把发展直接融资放在更加突出位置
下一篇:观赏鱼缸里各种泡沫原因及策略

© Copyright 2018-2019 elmalajeno.com 齐老资讯 .All Right Reserved